<track id="WBIfiYG"></track>
  • <track id="WBIfiYG"></track>

        <track id="WBIfiYG"></track>

          • #

          清朝统治小300年真的一无是处吗?

          亚洲女神 1377

          即便是最惨的晚清最后几十年,它也并非什么都没有做,事实上,它凭着自己的宏大体量,把所有后发国度可以走的,不涉及基本的途径试错了个遍。

          不论是在官制、法律、军事,还是商业和文化教导上,晚清都进行了转变,也引进了技巧、资金、人才、先进装备和兵器,但它的所作所为,从未涉及阶级间好处的协调,反而在不断激化抵触,越发压榨了底层平民,也增添了对列强的依附(因为不论是改制还是引进装备、增强军备都须要钱,大笔大笔的钱)。

          而清朝中后期,封建制度本身已经是一种癌症了,所以即便清朝在封建制度的完美和修补上做得已经足够彻底,也没什么用。

          清朝在统治层面上真正限制住了社会发展的原因,在于满汉既得好处者之间长期的相互让步,和(后期)两者对西方列强的让步与依附,所以才会有相似“晚清八大名臣”这种不知道是应当觉得庆幸还是悲痛的人物不断出现。

          因为自身既得好处所在的原因,清朝上层不愿意承认单以传统文化为基本,已不能适应社会发展的实际;同时又固守传统生产方法与制度带来的既得好处,积极保护自身的特别权益,即便引进新生事物,却还是会对新生事物百般压制。

          满洲贵族和汉族士大夫直到“保中华不保大清”还是“保大清不保中国”才开端真正对峙,可东南互保后却还是能勉强在一起,直到呈现“皇族内阁”,这个好处共同体才彻底宣布分崩离析。

          所以即便是改造,自始至终,晚清自上而下的实践举动也仅限于《海国图志》“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层面,实质上仍是“中体西用”。

          所以到最后,富国强兵的目标毕竟没能实现,反而留下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这个可悲的遗产。

          “于斯万年,亚东大帝国!山岳纵横独立帜,江河漫延文明波;四百兆民神明胄,地大物产博。扬我黄龙帝国徽,唱我帝国歌!”

          多豪放的主旋律,最终还是成了一曲挽歌。

          证明了只要是逆着时期潮流走路,拿着旧时期操作体系玩新时期副本,即便拥有千年历史积淀,亿万劳苦国民和万里大好江山,也都没有用,最有用的,反而是“未曾假想的途径”。(明治、昭和日本:我感到好像有人在骂我? )

          试图依附“山川绚丽、物产丰隆”,就想“炎黄世胄,东亚称雄”,毕竟只是一场梦。

          直到新中国的梦再一次开启。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