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WBIfiYG"></track>
  • <track id="WBIfiYG"></track>

        <track id="WBIfiYG"></track>

          • #

          “上天”的灵梦与“下地”的爱丽丝:东方与西方的迷药隐喻

          亚洲女神 1024

          “上天的”灵梦

          灵梦“重要拥有在空中翱翔水平的才能”,号称“翱翔于天空的不可思议的巫女”,笔者已经在许多先行文章中介绍过了:灵梦的“飞翔”,有两大文化人类学根源,

          一是萨满的“翱翔”(灵梦的《铃奈庵》称号就是“乐园的可爱萨满”);

          二是道教的“飞升”(然而道教的“飞升”很有可能是脱胎于原始宗教/巫术,即萨满的“翱翔”)。

          而在萨满的巫术中,道教的仪式中,都能看到致幻剂的身影,因为不少致幻剂能发明一种相似“翱翔”、“灵魂出窍”的神秘体验,比如道教就有“炼丹”、“求仙药”的传统(像“蓬莱药”、“绀珠药”,道教的炼丹传统似乎也是《东方》中的核心母题之一)。萨满的就更不用说了,比琉球、台湾的蛇巫,就是将蛇毒用作致幻剂(当然蛇巫是将其视作蛇的“通灵降神”之力的源泉)。

          参见 谷川健一:蛇―不逝世と再生の民俗

          大麻这种最古老的传统毒品(之一),在古代也通常用于巫术或宗教仪式:

          吸食大麻的最早证据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期。在今天的罗马尼亚境内一个古代墓地挖掘出来的宗教用炭炉内有烧焦的大麻种子[17]。历史上应用大麻的以古代印度最为有名。大麻在梵文 里称为ganjika(现代印度语言称作ganja)[18]。印度教中的毁灭之神湿婆派信徒要崇敬这种植物。古代《吠陀经》里传说的神圣致幻药物soma,有时也和大麻有关(soma一说是其他植物、菌类等)。古代世界的斯基泰人和色雷斯人同样知道大麻。色雷斯人的巫师(kapnobatai,意为云上行者)通过燃烧大麻的花来到达灵魂出窍状况。人们猜测源于色雷斯的狄俄倪索斯狂欢仪式中也吸食大麻。

          大麻的历史(维基)

          我们能看到,古人或是用于“飞升”,或是用于“降神”的致幻手腕其实多种多样,甚至还可以是性行动

          中泽新一这本宗教学专著因奥姆真谛教而“臭名昭著”(图为因事件而改版后的新版)

          当然,还有一个人们最容易疏忽的,也是和《东方》亲密相干的,那就是酒精(世界各地都能看到用酒祭神祭祖的例子,酒精甚至进而泛用到各种一般的仪式)。

          总结一下,致幻剂是古代巫术与宗教的主要组成部分,因为它能发明一种神秘的精力体验:“翱翔”、进入一种与精灵、祖灵沟通的状况、升至神明的境界(换一个我们更加熟习的词:“进入空想(空想入り)”)等等。

          现在再把这张“名画”放上来, 我们能看到,鳟也是明白捏他过用致幻剂“上天”的灵梦

          ZUN: 2000/12/04 这个是派送给REI的一幅画。作为STG自机的灵梦无论何时都能在天空中翱翔。主题是「烟草和鸦片注意不要多吸」深有领会的人,请立刻结束吧

          博丽灵梦抽烟吗?

          “下地”的爱丽丝

          灵梦“上天”很好懂得,那么爱丽丝“下地”是怎么一回事呢?

          在日本风行文化中,19世纪刘易斯笔下的“爱丽丝”是一个异常受欢迎的母题/典故,《东方》的爱丽丝正是对其含混用典(fuzzy allusion)一例(然而,鳟笔下的爱丽丝也拼贴了游戏人先辈的“爱丽丝”,可参见:[考据] 1998的CAVE、2个旧作和3个爱丽丝)。

          刘易斯的儿童文学《爱丽丝梦游仙境》是典范的类民俗作品,比如其中对《鹅妈妈童谣》的大批用典,然而它本身也成为了民俗,比如英语中的这句俗语“down the rabbit hole”(或者是“follow the white rabbit”)。

          故事中,爱丽丝追逐着白兔,掉下了兔子洞,从而抵达仙境,如此一个“进入空想”的进程在英语中逐渐发生了比方义:

          used for referring to a situation that is strange, confusing, or illogical, and often hard to escape from(用于指涉一种奇异的、迷惑的、不合逻辑的、难以逃脱的情境)

          (going) down the rabbit hole - definition and synonyms

          (拓展浏览: The Rabbit-Hole Rabbit Hole(纽约客))

          Disney's 1951 "Alice in Wonderland" cartoon movie - Alice-in-Wonderland.net

          “down the rabbit hole”直译就是“掉下兔子洞”,它的近义词有stupidity(笨拙的), madness(猖狂的), lunacy(精力错乱的),于是进一步它和致幻剂、“嗑药”、精力失常、成瘾接洽在一起:

          Out of the Rabbit Hole: Breaking the Cycle of Addiction: Evidence-Based Treatment for Adolescents with Co-occurring Disorders

          爱丽丝与迷药接洽起来,并非那么牵强,正如嬉皮士时期,Jefferson Airplane的歌曲《White Rabbit》(1967)所唱的:

          One pill makes you larger, and one pill makes you smallAnd the ones that mother gives you, don't do anything at allGo ask Alice, when she's ten feet tallAnd if you go chasing rabbits, and you know you're going to fallTell 'em a hookah-smoking caterpillar has given you the callAnd call Alice, when she was just small

          刘易斯笔下的,爱丽丝所冒险的“仙境”,看起来就是一个嗑药者眼中的幻境。

          参见 Is Alice in Wonderland really about drugs?(BBC)

          “下地”的爱丽丝虽然没有“上天”的灵梦那么历史久远,但是这个母题却延长出诸多可怕艺术作品,比如游戏界的《American McGee's Alice》、《Alice: Madness Returns》,《Alice is Dead》、《东方》借鉴的《Alice Clone》等等。“黑化的爱丽丝”在日本风行文化中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母题:

          左:A社的看板之一闇アリス; 右:《shadowverse》的虹卡 ダークアリス

          在《东方》中我们似乎也能看到,爱丽丝扮演着“人偶师”,上演着鳟版的“无人生还”(《蓬莱人偶》的附带故事<正派者之逝世>)。其中《明治十七年的上海爱丽丝》这首曲子对应的段落是这样的:

          鸦片的烟融入云雾之中,渗透到街上每一个角落。我身在租界。 人们穿着富丽夺目标衣裳跳着华尔兹。那个魔法无法达到这里。

          蓬莱人形C63版/附带故事

          现在看来,爱丽丝的称号“七色(魔法师)”,以及她的七彩弹幕,让人很容易联想起颜色缤纷的“糖果(迷药)”或者是嗑药者眼中五颜六色的幻象。

          《辛普森一家》第13季第16集 Weekend at Burnsie

          总结

          宗教和迷药的相性极佳,马克思也曾用“鸦片”来比方宗教,诸多将迷药纳入《东方》二创作者(漫画的Alison,MMD的やもり,我说的就是你们),也似乎在向我们阐释,《东方》与迷药的相性也十分不错。

          胡博士最近写了一篇文章:触乐夜话:妖魔化游戏的背后 - 触乐,让人读了醍醐灌顶。事实上,迷药和游戏一样,同样是,借用尼采的说法,太阳神崇敬者(Apollonian)和酒神崇敬者(Dionysian)的交锋之地。

          本文纯属中立的(伪)学术研讨,旨在为《东方》的二次创作供给借鉴。

          联系我们